我們約會已經有一年了,但一切好像是昨天的事而已。我們以跳舞、喝萊姆加可樂來慶祝我們在一起一週年。現在,我們現在住在一起,但事情卻變得日益嚴重。我們的生活充滿謊言,我們和謊言共舞,有時謊言也讓我們痛苦哭泣。說起來真的有點可笑。在我們的公寓裡,有充滿著謊言的日記,我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,卻過著各自的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