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麼是「理想文本」?

(追尋「理想文本」──並悼念網路接龍先驅)

李順興

中國時報開卷版網路閱讀區/1998/10/15

  羅蘭巴特的「理想文本」(the ideal text)與現今超文本小說在形式上非常相似,論者常加以引用,嘗試提供多向閱讀形式一個觀念源頭,或把論述反過來,分析超文本小說實踐了巴特夢寐以求的理想文本。如此,超文本和巴特的理想文本在實踐與理論上相互支援,於論述上形成迴圈,為彼此的出現和存在共織看似創世紀的神話:神依自己的形象創造了人,人是神的形象具體化。可是卻沒人進一步詰問:當理想文本的各組成片段(block 或lexia)獲得齊頭式平等之後,多向路徑閱讀成為可能,這樣的理想文本究竟成就了什麼形式的理想閱讀感受?有些論者樂在其中的閱讀解放,有些則稱活受罪,甚至反感至極。所謂的理想文本誕生了,而理想的閱讀感受卻是沒有一幅遠景可供參考比較,因此在超文本小說發展仍屬實驗階段的今天,書評出現兩極化主觀的閱讀情緒和論斷,也許是學院內某種文學意識型態鬥爭的反應,也許是個人閱讀習慣調整的問題。

  網路小說接龍算是超文本小說堿蛪篻W特的一種,最明顯的特色是互動書寫形式的添增。如果想拿學院理論來為其正名、提高學術身價,並凸顯文學形式創新之處,我們倒可繼續搬出巴特的「讀者文本」(readerly text)和「書寫者文本」(writerly text)概念來支應。扼要之,「讀者文本」指的是供讀者單向消費的文本,不具(意義)生產力,讀者僅能接受或拒絕;「書寫者文本」則允許讀者成為一(意義)生產者,享有同於書寫者創造意義的樂趣。超文本小說正是符合這項定義的「理想」範例,因為透過自由閱讀路徑的選擇,文本意義的產生便掌握在讀者手中。不過我們也可以進一步質疑這樣的意義生產不盡理想,因為作品已寫就,成為封閉區域,讀者在其中的閱讀路徑選擇雖然眾多,基本上仍是先天設定,自由選擇變成一廂情願的幻想。

  稍加擴大巴特的原意,若讀者不只是意義的生產者,而且也可直接參與文本的生產,那麼理論上這種「書寫者文本」無疑是更理想的文本。網路接龍不正是完美的具體例子?讀者兼書寫者,意義消費與生產全部自行掌握,夠理想了。只是這樣的文本註定成為比較缺乏創新動力的大眾書寫,想不斷追求形式變化的人只好另闢疆域。先行的印刷文字接龍或許是接近「書寫者文本」的另一可行方案,但執行上不方便,而且只能以區域性的零星個案出現,不具高度流通與傳播能力,因此難以符合「理想文本」的普及化定義。九0年代網路接龍成功崛起,是否受「書寫者文本」概念影響,或僅是無心插柳、柳成蔭的結果,一時還難以斷定。

  談網路小說接龍的歷史,《蜜網》(Waxweb)是先鋒,工程內容之浩大、 形式之創新,當時可能是史無前例,在Windows 3.1時代的網路文學界相當引人側目。主持人布萊爾(David Blair)原先拍了一部叫《蜜蠟》(WAX, 1991)的電影,號稱是第一部以多點廣播系統架構(Mbone)在網路上播放的影片,之後改編為網路接龍,故事溶合文字,3D圖案,影片。最初以MOO(MUD變種)為架構,溶合Web功能,開放給參與者自行加入各種情節片段和影像,後來大約在一九九四年終止計畫,改以封閉式的網路版發表。一九九八年初,筆者曾一度發現它的日本分站,似乎計畫更新,可是後來又消失了。目前原址的內容可能經過篩選,品質不錯,還打算發行光碟版。

  同時期的《超文本旅館》(Hypertext Hotel)也值得記一筆。由著名小說家庫佛(Robert Coover)掛名發起,站台設在布朗大學,也是結合MOO和Web的超文本小說接龍實驗,但只允許純文字情節的輸入。目前已拆台,一九九七年的網頁上只留殘目,現今則已全無影蹤。筆者曾去信詢問動向,其同事(George P. Landow)回覆說程式管理人業已另謀高就。

  這兩個超大型計畫出現於泥巴虛擬社區鼎盛時期,借用MOO的互動書寫以及Web的超媒體展示功能,揉合轉化為網路接龍,一方面改善虛擬社區遊戲內的文學性不足,一方面增強當時Web的互動書寫功能,就提昇網路文學品質和創新形式而言,主持人的動機和成就令人讚嘆。兩者相繼停擺,原因也不難理解,後繼而起的接龍使用更簡便活潑的書寫介面,以及更容易融合超媒體功能的程式語言,舊式計畫當然註定淘汰。Windows 95時代起,使用共通閘道介面(CGI)的接龍蓬勃發展,內容花樣繁多,可是形式比較起來卻了無新意,由是觀之,《蜜網》和《超文本旅館》的先驅地位值得記錄。

參考網址: 《蜜網》(Waxweb),
http://jefferson.village.virginia.edu/wax/